????今天换谁被我咬?

????“亲爱的,要选左耳的耳垂吗?还是,比较中意右脚的小脚趾呢?”今晚派对的男主人,端着托盘,一一询问着客人。

????哗!的确不愧是伦敦城里出现的派对,主人竟然舍弃了平凡的小香肠和起司卷,而终于杀了他可恨的指导教授,做成小点心来提供大家下酒了吗?

????我怀着兴奋又恐怖的心情,把目光降落在托盘上的时候,却立刻被失望的冷水浇醒:

????托盘里,并不是想象中那些血淋淋的耳朵和脚趾,却只是一张一张画着人体各部位的纸片罢了。

????我随意拿起一张纸片,上面画着一条腿,说明文字也很朴实的写着“左大腿”,整个看起来,很像一副专攻火星人教学兼娱乐用的“地球人扑克牌”那种风格。

????“咦?是新发明的纸牌游戏吗?”我问男主人。

????“错!亲爱的,是问卷调查!”来自利物浦的派对男主人,从口袋抽出一支铅笔给我:“请打勾吧,我等一下再来收。”

????请打勾?!难道,又是要像上礼拜那样,逼着大家各自参加“大腿组”、“耳朵组”、“脚趾组”,然后各组再举行选美比赛?

????还是……有什么美妙的事情,在等待着众位宾客呢?

????替太太征玩伴

????纸片上,在每个身体部位的旁边,都印了四个等待打勾的空格:

????□轻。

????□重。

????□很重。

????□出血。

????“……唔……如果不是要吃‘教授肉排’的话,为什么会问‘出不出血’的问题呢?”——

????我正在迟疑着,刮眉毛的米兰同学端着酒杯晃过来了。

????“嘿,没有被牛排店的侍者问过‘要几分熟’的蠢问题吗?”她嘲笑我。

????“总要先知道菜单上是什么种类的肉吧。”我回答。

????“这个嘛……我知道。”她转头指一指派对的美丽女主人:“是她。”

????“哗!是她的丈夫在替她征求玩伴吗?!太幸福了吧!”我嘴巴张得大大的。

????这下再看见“轻→重→很重→出血”那四个空格,可就连呼吸都很困难了。

????每月换花样

????然而,再一次的,事情不如我所想象。

????所谓“轻→重→很重→出血”,并不是指打勾者将对女主人所做的事。完全相反,指的是,女主人将对打勾者所做的事——

????女主人将依你的要求,对你“很轻”、或“很重”、或使你“出血”!

????米兰来的同学,继续为我解释:“你所选的纸片,代表你想被咬的部位,右耳垂、或者左手背,或者两处都要,随你选。”

????米兰同学指一指后方一扇房门,门上挂着“咬人房”的临时指示牌。

????“过了十二点,女主人就会在那间房里,等候打了勾的客人进去兑现。喏,你看……”她把短裙撩起来,露出大腿上一个小小的齿痕:“这就是上个月她咬出来的,已经快好了。”

????我一直微微张着的嘴巴,虽然已经很累,但没有办法,只能张得更大。

????“喂,我太太这个月只征求想被咬的人,你如果想当咬人的,可能要等到下个月她改变口味啰。”男主人走过来,用手把我的嘴巴合拢。

????“……嗯……不过也很难说哩……说不定她下个月,会想改用鞭子了?……”

章节目录

同情我可以亲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名着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蔡康永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蔡康永并收藏同情我可以亲我最新章节